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9-09 15:31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26岁的美玉起初拒绝了。后来,高父真的拿来了儿子的照片,并得意洋洋地说,自己的儿子正在军校上研究生,前途无量。美玉回忆说,当时她真的被照片击中了—一张英俊的军人标准照。

到2006年春节,高父的不满已经溢于言表了。一天,美玉在高家,高父突然关了电视,正色说:“你们是自由恋爱,我们不反对,可小高毕业了就能当公务员,你打算怎样办?”这时,高父的态度可以说和两年前近乎巴结的样子大相径庭,如果不是小高电话里依然甜蜜如昔,美玉的心真的会冷了。

之后事情的发展,快得让美玉目眩。不到两个星期,小高说自己的假期已到,该返校了,并向美玉提出见其父母的要求。

父亲策划儿子恋爱

两人谈话间,高父用充满羡慕的语气谈起那个著名豪华社区华丽奢侈的装潢,谈起别家女儿媳妇的学历,还常常向美玉提及她的大专学历,“难道你一辈子都在那儿干?”他发问。“那儿”当然指的是美玉的工作单位。美玉觉得奇怪,高父之前不是特别以她的工作单位为自豪,逢人便讲吗?

美玉送小高下楼的时候,小高竟然拉着她的手笑了,孩子似的撒娇说:“你要相信我,我会把事情弄好的。”美玉又惊又气,这和刚才气愤不已的小高判若两人,怎么变得这样快?

两家父母在美玉家相见了。高父拿着瓶洋酒,把美玉家的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后,对美玉的父母说,美玉就是儿子要找的女孩,他要全力以赴支持他们。他向两人建议,让他们“十一”去庐山游玩。

真的见面了,果然,180厘米的个子,军人挺拔的身姿,不俗的谈吐,征服了美玉。幸运的是,小高对美玉也是热情有加。两人在小饭馆里吃饭聊天,感觉很好。

随着日子的推移,高家对深圳也渐渐熟悉起来了,退休的高父常常到他家附近一个著名豪华社区跳舞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美玉察觉高父对她的态度和语气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那热情从以前的沸腾渐渐冷却,甚至到了温吞的程度。

这翻来覆去、颠三倒四的态度终于激怒了美玉。她致电高母,这个平时只会跟在高父背后,凡事看丈夫脸色,从来没有自己主意的女人说,自己住院了,不能商议这件事情。

第二天,小高返校了,他给她发来短信,检讨了他对美玉父母的态度,要她信任他。可半个小时后,小高又打来电话,说他父亲依然不同意,如果他们结婚就要断绝父子关系。他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。

小高让美玉打电话给父母,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,还说自己不在家,委托美玉照顾好他的父母。

6月的一天,美玉一家约好了小高来吃晚饭,可是直到晚上10点半,才见小高一脸沉重地来了。他进门后坐在那里,沉默着,一个小时后,他终于说父母不同意这门婚事。他说:“我每个月1000多元工资,美玉2000多元工资,拼死拼活地干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”……

两年前,美玉在一家著名商场工作,这个很小就随父母从北方来到深圳的独生女并不娇气,工作很努力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热心的美玉帮助了一个刚到深圳、对都市生活还懵懵懂懂的60岁广东老人—这就是小高的父亲。高父很高兴地认识这个看起来聪明伶俐的姑娘,笑着说要把她介绍给自己的儿子。

一家人情绪激动,直闹到深夜两点。这时高父打来电话,小高没好气地说:“哪有这么容易?”美玉突然明白,原来高家早已商议好,让小高断绝和她的关系。最后,小高突然暗示要仅有大专学历的美玉必须当公务员。美玉父母气得发疯,小高和他们不欢而散。

在庐山著名的三叠泉山顶,小高拿出一枚戒指对美玉说:“你就是我要找的女孩。”美玉激动得浑身发抖,这是她26年来听到的最动听的话。

两年的恋爱,最让她刻骨铭心的不是男友英俊的脸,而是他父亲的手,这只手有形无形地控制这场有些奇怪的恋爱……美玉和她的男友小高分手了,一场历时两年的恋爱就这样结束了。还在伤痛中的小玉回望过去的两个春秋,突然发现,与其说她和他谈了两年的恋爱,还不如说她和他爸爸的木偶恋爱了一场。

一番折腾,美玉终于病倒了—肺炎。刚刚痊愈,她失去了理智,疯了似的跑到学校去找小高。小高躲开不见,美玉却意外地在那里见到了号称在医院的高母。美玉觉得自己陷入了高家设置的网:高父指挥儿子的大脑,高母看牢儿子的躯体,剩下可怜的小高被父母,特别是父亲的一双手钳制得动弹不得。

时间过得很快,一直到2005年春节,小高和美玉两人都没有机会见面。虽然不能日日相对,可美玉牢记小高的托付,每个周末都到高家看望他的父母。高父也投桃送李,常常在周末邀请美玉父母喝早茶,还频频许诺,小高一毕业,两人就尽快成婚。

他返回学校后,高父殷勤地常去美玉的单位找她。快到中秋节前,高父又提出要见美玉的父母。美玉有点尴尬,没有小高在场,两家老人见了有什么意思,她拒绝了高父的请求。

“十一”快到了,小高回来了。美玉应邀到高家吃饭。高家的房子很小,家里的陈设简陋,可美玉并不在意。席间高父再次提出要见美玉父母,幸福中的美玉禁不住答应了。这时,两人认识还不到两个月,见面也仅有几次。